斯诺登曝光美国棱镜项目计划 监控隐私奥巴马形象受损

sinuodeng

有人说,斯诺登和将美国外交密件交给维基解密的士兵曼宁一样,是卑鄙的告密者;也有人说,他将美国政府伸向民众的”黑手”公之于众,是不折不扣的英雄。但无论如何评价,有了曼宁被捕的前车之鉴,斯诺登显然做了”更聪明”的打算。

在秘密项目披露之前,斯诺登已经离开美国,悄悄来到香港。昨天(10日),英国《卫报》在他的授权下公布了一段事先录制好的视频专访。在这段12分钟的视频里,斯诺登不仅公布了个人信息,还告诉全世界,”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斯诺登:我叫爱德华·斯诺登,29岁,我曾经在美国中央情报局担任过技术助理职位。

泄密者在秘密披露五天之后主动公布自己的身份,这需要勇气和谋略。视频里,戴着半框眼镜、面容消瘦的斯诺登,神情略微有点不自然,但几秒钟后,他便 恢复了常态。他说,过去四年,他一直为美国国家安全局的军事承包商工作,因此有机会接触到安全局的秘密项目。本月,他将两份绝密资料交给英国《卫报》和美 国《华盛顿邮报》,并告之媒体何时发表。按照设定的计划,本月5日,英国《卫报》先扔出了第一颗舆论炸弹:美国国家安全局有一项代号为”棱镜”的秘密项 目,要求电信巨头威瑞森公司必须每天上交数百万用户的通话记录。一天之后,美国《华盛顿邮报》披露称,过去6年间,美国国家安全局和联邦调查局通过进入微 软、谷歌、苹果、雅虎等九大网络巨头的服务器,监控美国公民的电子邮件、聊天记录、视频及照片等秘密资料。美国舆论随之哗然。

斯诺登:美国国家安全局已经搭建了一套基础系统,能截获几乎任何通信数据。凭借这样的能力,大部分通信数据都被无目标地自动保存。如果我希望查看你的电子邮件或你妻子的手机信息,所要做的就是使用截获的数据。我可以获得你的电子邮件、密码、通话记录和信用卡信息。

斯诺登目前收入稳定,生活富足。他为什么要曝光美国国家安全局的秘密项目,把自己置于危险境地呢?

斯诺登:你什么错都没有,但你却可能成为被怀疑的对象,也许只是因为一次拨错了的电话。他们就可以用这个项目仔细调查你过去的所有决定,审查所有跟你交谈过的朋友。一旦你连上网络,就能验证你的机器。无论采用什么样的措施,你都不可能安全。

目前,斯诺登已经向公司请了病假,暂住在香港的一家酒店。有消息称,他计划下一步前往冰岛或类似国家避难。而美国国家安全局和情报机构也已经正式就此事件展开犯罪调查。

 

如果说从发布秘密文件到公布个人身份,每一步都在按照斯诺登的计划之内。那么,这件事情在美国政坛和社会引发的震荡,则已经完全超出他的掌控。按照斯诺登的说法,这项代号为”棱镜”的监视项目规模之庞大,令不少情报专家都大吃一惊。

而该项目的制定者,拥有超过3万名雇员的美国国家安全局尽管一直远离公众视线,但如今也被推上风口浪尖。本月7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加利福尼亚州演讲时,奥巴马回应了记者的质疑。

奥巴马:没有人监听你电话通话的内容,政府所做的仅仅是分析电话号码以及通话时长,然后从中找出有”恐怖主义嫌疑”的通话。

实际上,这项监听电话和网络的项目始于2004年,小布什执政时期。奥巴马解释说,情报人员必须去联邦法官那里办理手续,就如同从事刑事侦查一样。 他还表示,公众应该明白百分之百的安全和百分之百的个人隐私不可兼得。美国911事件留给世人的伤痕还历历在目,波士顿爆炸案留下的血痕尚在眼前。损失民 众部分隐私,换来整个社会的安全,奥巴马似乎理直气壮。

不 过,在美国媒体看来,民众并不买账,此事已经给奥巴马的个人形象抹了黑。《纽约时报》近日报道,奥巴马已经”不能信任”。在电视和社交媒体上,批评言论占 了大多数。有些记者还发挥想象力,称他为”乔治W奥巴马”。意思是奥巴马全盘继承了小布什的反恐战争策略,他没做什么替代这个项目。目前,被公布的秘密文 件提到的九家IT公司,都称自己不知道有这样一个政府项目的存在,并称自己没有向政府提供完全的、不设限的服务器访问权。而与美国共享情报的国家也极力撇 清与这项计划的关系。英国外交大臣黑格称,英国没有利用美国情报手段逃避法律监督。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驻英国记者张哲:黑格表示,他很了解政府通信总部的工作,说他们与别国的情报机构合作,逃避英国法律监管的说法很可笑,是无中生 有。他也否认他本人批准过英国情报机构与”棱镜”项目展开合作。但是对于政府通信总部与”棱镜”项目的关系,黑格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说英国民众没 有什么好害怕的。

斯诺登估计,美国政府将会对他展开调查,并会宣称他“违反《间谍法案》,帮助敌人”。“但是这一罪名可以施加在任何揭露‘棱镜’系统巨大侵略性的人身上。”

三周前,斯诺登在美国国家安全局位于夏威夷的办公地点拷贝了最后几卷他下决心要公之于众的文件,为接下来出现的一连串重大泄密新闻做最后的准备。

他对他的上级表示,他将外出修养“几周的时间”,“以便治疗癫痫症”。当他收拾自己的行装后,他对自己的女友说他将外出几周,但并没有详细说明外出原因。“这对一个在情报圈工作了十来年的人来说稀松平常。”斯诺登表示。

5月20日,他登上了飞往香港的飞机,由此他便一直在此滞留。在三周多的时间里,斯诺登一直隐藏在一家酒店中。“我可能总共只离开过酒店三次。”他表示,这是一家豪华酒店,房款加上伙食已经让他耗去了一大笔钱。

他对媒体表示,他在酒店中十分担忧会被秘密监视。他将酒店门缝用一排枕头堵住以防窃听。每逢需要在电脑上输入账号密码时,他都带上一个能遮住屏幕的红色大帽子,以防任何隐藏摄像头的监视。

对于普通人来说这些举动或许有些偏执,可斯诺登却绝不会这么想。他在美国情报界工作了十余年。他知道全世界最大也最隐秘的组织——美国国家安全局,以及全世界最强大的政府——美国联邦政府,正在寻找他。

当监听丑闻开始引起公众注意后,他通过电视与网络密切监控事件的一举一动,紧密跟踪着来自华盛顿可能的任何威胁与指控。

斯诺登太了解这些人可以动用的精密技术,以及这些人多容易就能找到他。美国国安局的官员以及其他执法人员已经两次造访他位于夏威夷的家,并且已经与他的女友取得了联系。

“我 所有可能的出路都很暗淡,”斯诺登对媒体表示,“我可能会被中情局带走,我会不断被人跟踪监视。我或许也会被任何第三方人员带走,(中情局)与很多国家都 交往密切。他们或许也会让黑社会或者任何雇佣探员介入。”斯诺登表示,“美国驻香港总领事馆就有中情局的分支机构,我敢肯定他们接下来几周有的忙了。这些 担忧会伴随着我下半辈子,不管要过多久才会发生。”

鉴于奥巴马政府对泄密者的起诉强度前所未有,斯诺登称他已经充分预计到美国政府将动用一切力量来惩罚他。“我不怕,”他平静地说,“因为这是我做出的选择。”

斯诺登估计,美国政府将会对他展开调查,并会宣称他“违反《间谍法案》,帮助敌人”。“但是这一罪名可以施加在任何揭露‘棱镜’系统巨大侵略性的人身上。”

《卫报》网站公开的视频显示,斯诺登讲话时情绪稳定,只有在被问及公开文件是否会影响亲属时出现情绪波动,热泪盈眶。他的不少亲属在政府部门工作。 “我唯一担心的是(这件事)对家人构成不利影响,我不能再帮助他们,”斯诺登说,“这让我难以入睡。”

熟悉国家安全案件处理的律师马克·扎伊德推断,斯诺登如果返回美国接受审理并且罪名成立,可能面临几十年监禁。扎伊德说,如果斯诺登直接泄漏机密文件,政府可能以每份文件为依据分别指控,每项指控都可能导致10年以上监禁。

1996 年,美国政府和香港地区签署了引渡条约,允许美国在正式引渡过程中引渡刑事案件嫌犯回国。该引渡条约于1998年生效执行。当美国政府以合理理由向香港方 面提出引渡要求,香港当局可拘押斯诺登60天,美国在此期间可以进行提起正式引渡请求的准备。根据媒体报道,香港曾经将一些刑事犯罪嫌疑人遣送回美国,包 括涉嫌欺 诈、内幕交易、恐怖主义、虐待儿童的嫌疑人。但是美国和香港的引渡协议中包含一个重要的限定条件,即如果引渡请求影响了中国政府国防、外交或核心的公共利 益或政策,中国中央政府有权否决引渡请求。虽然协议赋予双方在政治案件上拒绝引渡的权利,但香港法律界人士指出十余年来尚未发生香港拒绝向美国引渡被通缉 者事件。

据外媒报道,路透/益普索12日公布的民调显示,约有三分之一的美国人表示,披露美国最高机密监控计划的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是一名爱国者,不应被起诉。

报道称,共有645名美国人参加了11日和12日举行的在线调查。约23%的受访者表示,斯诺登是一名叛国者,而有31%的人认为他是一名爱国者。另有46%的人表示不知道。

调查还显示,35%的受访者表示,斯诺登不应面临指控,而有25%的受访者表示,他应该在法律允许的最大范围内接受指控。

现年29岁的斯诺登上周披露,作为反恐计划的一部分,美国国家安全局(NSA)正在对全世界的电话和互联网活动进行监控。

斯诺登在接受香港《南华早报》采访时表示:“我既不是叛徒也不是英雄。我是一名美国人。”

美国当局表示,他们正考虑对斯诺登提起刑事指控。斯诺登披露的文件显示,NSA对美国人的监控范围远超过之前公布的程度。

此外,斯诺登对《南华早报》表示,他计划继续留在香港,并对任何引渡他至美国的努力进行抗争。

Top Dow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