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 Levchin(Paypal创始人之一)谈量化自我

在今天举行的第三届中国iOS移动开发者大会上,主办方邀请到了Max Levchin分享他对移动应用发展趋势的一些看法,Max是Paypal的创始人之一,同时也参与创办了Slide和Yelp等多家知名公司。

在分享之初,Max介绍了他理解中的新的分布式计算模型,与传统的概念不同,他强调将带有多种传感器的智能手机作为网络上的节点,这些智能手机会将数据上传至数据中心,从而参与全局的工作。

出租车叫车软件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手机上的GPS为叫车者和出租车司机的定位提供了便利,手机负责收集位置信息,上传给服务器,由服务器进行计算,返回给用户,附近有多少车,有多少人在叫车……

除了手机,更多的可穿戴式设备也逐步进入了人们的生活,2007年《连线》杂志的Gary Wolf和Kevin Kelly提出了“量化自我”(Quantified Self)的概念,Max认为这将是未来移动应用的一大热门方向。

量化自我的概念最早可以追溯到上世纪70年代,历史上比较知名的应用是在20多年前,德国的SRM公司通过仪器量化自行车运动员的训练指标,在运动员踩下脚踏板时,功率等信息会被收集起来,以供进行数据分析,这套系统可以帮助运动员提升竞技成绩。

正是得益于技术的发展,软硬件设备的价格大幅下降,比如GPS传感器等等,这让用户可以廉价地体验到曾今只有专业人员才能享受的功能,例如现在流行的Fitbit手环。除了专门的设备,手机也是一种重要的数据收集和传输终端,Max建议大家多考虑下这个问题:

我们该怎么用手机来了解人的身体?

他认为健康相关的应用会是下一个发展热点,例如睡眠记录装置、饮食管理工具等等,通过一些设备或者是手机来收集数据,对这些数据进行中心化管理,通过云计算等手段对这些数据进行处理。用户不仅可以记录自己的数据,还可以和其他用户的数据进行对比等等。

以一个体温传感器为例,如果只是在本地显示自己的体温,意义并不大,但如果把数据发到云端,就可以进行海量数据统计,国际卫生组织可以统计各个区域的群体体温,判断何时何地可能再次爆发类似SARS的疫情。

感到身体不适时,有人就会上网去搜索,但结果往往不理想。如果能通过网络咨询有资质的医生,辅以一定的设备,结果会更加精确,比如拍张照或者视频,上传给云端的医生,他们就能实时给出快速诊断。这时,平台可以给用户选择,想要专业的医生诊断,支付25美元,只是让有经验的用户提点意见,只需5美元,虽然收费,但这样可以避免高昂的医药费,还是相对划算的。

用户会很高兴去用那些帮助了解自己身体状况的设备,如果设备价格便宜,而用户的目的性又很强,那么他通常不会介意买一个设备。比如,如果你每天都站上体重计,记录下体重,相信这些记录有一天也许会救你一命,那你会去买个体重计;如果你一年才称一次,而且体重还没什么变化,那么你就不会想要去买个体重计。

当数据被收集统一管理之后,隐私问题就显得尤为重要,数据的所有权究竟归谁?是用户的,还是应用开发公司的?数据只有达到一定的量才有价值,而怎么用这些数据则会直接影响用户决策是否将数据放在这里。

除了健康,教育方面目前也是蓝海,有很多空白的领域,可以有所作为。此外,还有很多传感器尚未被发明出来,比如检测情绪等等,当被问及该去发明什么传感器时,Max表示:

不要纠结于还能发明什么传感器,而是去思考能解决什么问题。

一切设备、软件都是浮云,解决真正的问题才是核心价值的体现,才是用户关注的重点。

Top Dow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