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忙忙一年又过去啦

        一年中最长的假期怎么这么短就结束了?说是七天,但前后抻抻赖赖许多单位都弄个八天十天的。假期中据说全国有两亿人出行,回家的回家,游览的游览,探亲的探亲,我足不出户,没去凑热闹,好好睡了几觉。

我常感缺觉,有时候困得不行,心说什么时候好好睡上几觉,聊补体力亏空。谁知真能睡上几天时,没有发现精神与体力有什么好转,睡多了反倒精神萎靡,浑浑噩噩的。可见好处也不能多给。

       热闹了几个月的春晚终于落下了帷幕,嚼舌头的百姓与媒体都闭了嘴,无心再掺和什么。但秋收以后,大家又会和打了强心针似的每年一度地重复这无聊又有聊的年夜饭,一半满意一半不满意,构成生活乐趣。

免费了七天的高速公路又准时开始了收费,估计这七天百姓狂欢,主人郁闷。中国人特喜欢免费,挤在这宽松的日子里,享受不付钱的乐趣,那全国高速公路何时能天天过年?

爆竹少放了,一来廉政,二来环保。据说今年有通知,公款买炮不能报销,这让爆竹们憋了火,上海的爆竹少响了一半,礼花在夜空中显得格外珍贵耀眼。

朝鲜执拗地搞了核试验,给我们假日添了点儿小堵;俄罗斯意外地落下了一颗陨石,无处不在的摄像记录个正着,让人惊恐担心,怕不定什么时候天上掉下来颗大的;我每天撕下一张新日历,没发觉日历变薄,可日子告诉我,该上班了,这等好日子得等来年了。

上班了,甘尽苦来?还是苦尽甘来?

Top Dow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