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同一城市,不同区域PM2.5并不均匀,但数值高的可怕

PM2.5是指大气中直径小于或等于2.5微米的颗粒物,也称为可入肺颗粒物。它的直径还不到人的头发丝粗细的1/20。虽然PM2.5只是地球大气成分 中含量很少的组分,但它对空气质量和能见度等有重要的影响。与较粗的大气颗粒物相比,PM2.5粒径小,富含大量的有毒、有害物质且在大气中的停留时间 长、输送距离远,因而对人体健康和大气环境质量的影响更大。 通常把粒径在10微米以下的颗粒物称为PM10,又称为可吸入颗粒物或飘尘。颗粒物的直径越小,进入呼吸道的部位越深。10微米直径的颗粒物通常沉积在上 呼吸道,5微米直径的可进入呼吸道的深部,2微米以下的可100%深入到细支气管和肺泡。

当前国内已经计划开始PM2.5监测,近期通过NGO对PM2.5的监测,以及一份国内公布的针对奥园北部珑原楼盘以及CBD地区的报告,都说明了PM2.5的不均匀性。
PM2.5颗粒物,这是美国空气质量标准中采用的指示性颗粒物。而中国监测并公布的是可吸入颗粒物PM10,它与PM2.5的区别在于直径大小。因为 PM2.5更细小,被公认对人体具有更大伤害-世界卫生组织(WHO)的研究表明,它会显著增加人类的死亡风险。在北京,工厂已搬迁到郊外,PM2.5污 染的最大来源是汽车排放的尾气。 北京人民突然感觉陷入了巨大的危险之中。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曾在2010年9月公布了一张由卫星探测到的全球污染地图,在那张地图上,中国的 华北、华东和北非的撒哈拉沙漠成为世界上PM2.5污染最严重的地区。

150851743

但要想知道真相却还需要等待5年。11月17日,中国环保部宣布PM2.5已经被纳入《环境空气质量标准》新的修订稿中,但新标准正式实施要到2016年,意味着北京PM2.5的官方数据要等到那时才能被公布。
事实上。大部分人可能不需要官方的”真相”,他们觉得美国使馆的数据更接近于个人感受也更可靠-例如当App显示PM2.5值已超过300(单位为ug/m3)时,距离使馆最近的环保局监测数据显示当天只是轻微污染,可吸入颗粒物浓度不到150。
居住在北京东四环的刘昌峰认为这种差距并不是无法解释的。他在几个月前申请成为NGO组织”达尔文自然求知社”-的志愿者,监测自己生活环境中的PM2.5数据并记录下来。
我国权威机构最近的一份PM2.5监测报告更是可以说明,PM2.5在城市中分布得并不均匀。调查者选择了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北部的招商嘉铭珑原和处于 CBD中心的招商局中心两个地点,按照国家标准测量法分别对两个地点的PM2.5进行各5天的监测,结果奥园北部的均值是28,而招商局是174。
可以比照的一个例子是美国。自1980年代开始,其PM10年均值就逐年下降,现在主要的污染物是PM2.5和臭氧。在2006年修定空气质量标准时,美国将PM2.5的24小时均值标准从65减少到35。
在可预见的时间内,北京市民恐怕还难以看到空气质量改观的可能。随着城市发展,北京的绿化已逐渐成为碎片,工厂虽然全部搬迁到郊区,但城区里增加的是数不清的建筑工地,几百万机动车拥堵着马路。

Top Dow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