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前黑人总统曼德拉逝世95岁-抗议南非种族隔离政策制度的斗士-南非复兴,种族和解

曼德拉一生:从把牢底坐穿囚徒到南非国父

mandela

南非总统祖马刚刚发表全国讲话宣布,前总统曼德拉因长期肺部感染于当地时间5日(周四)在约翰内斯堡住所去世,享年95岁。南非将为曼德拉举行国葬,全国降半旗。

N.Mandela in his cell on Robben Island (revisit} 1994

  曼德拉是世界上最受尊重的政治家之一,他带领南非结束族隔离制度,走向多种族的民主制度。1993年,曼德拉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1994年5月10日曼德拉成为南非首位黑人总统,达到他传奇人生的高潮。

mandela2

  曼德拉曾被当局囚禁达27年之久,这没有摧垮他,反而使他变得更坚强。他出狱后展示的自嘲式的幽默、活力以及对别人的宽恕让他成为最受欢迎的政治人物之一。

不甘心子承父业的“麻烦制造者”

1918年7月18日,曼德拉出生于南非开普省的特兰斯凯地区姆韦佐村。他的父亲是滕布王朝的王室成员,是当地的一名酋长,曼德拉的母亲是父亲的四名妻子之一。曼德拉的一个名字是罗利赫拉赫拉,在科萨语中,意思是“将树干拔出来”,也表示“麻烦制造者”。

曼德拉10岁的时候,父亲的突然辞世给他的人生带来了很大的变数。曾得到父亲帮助的摄政王此时伸出了援助之手,承担起抚养曼德拉成人的重任。根据摄政王给曼德拉设计的人生:他将在长大后子承父业,成为当地的一名酋长。

不过,不安于现状的曼德拉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向往与憧憬,当遭遇摄政王的“包办婚姻”时,他选择了外出负笈求学,从此阔别了自己出生、长大的故乡,开始了自己传奇经历。

“把牢底坐穿”的466/64囚徒

曼德拉是家族中为数不多的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之一。离开故乡后,他来到黑尔堡大学读书,开始接触法律学,后来又遇到了自己的终生战友奥利弗·塔博。

在上个世纪的40年代,南非的种族矛盾已经十分突出,白人政府压迫黑人,引起了黑人的抗争。曼德拉1944年加入了主张非暴力斗争的南非非洲人国民大会(简称非国大),并先后任非国大执委、德兰士瓦省主席、全国副主席。

mandela1

  1961年,曼德拉领导罢工运动,抗议和抵制白人种族主义者成立的“南非共和国”;此后他被任命为军事组织“民族之矛”的总司令。1962年8月,他被捕入狱,被以“煽动”罪和“非法越境”罪判处5年监禁。1964年6月,他又被指控犯有“企图以暴力推翻政府”,改判为无期徒刑。

曼德拉在罗本岛监狱被关押了18年,囚衣号码为466/64。此后他又相继被转到另外两所监狱。即便是身陷囹圄,曼德拉也没有放弃反对种族主义、建立一个平等、自由的新南非的坚强信念,坚持要求白人政府废除种族隔离政策,并为此在狱中抗争27个春秋,备受迫害和折磨也始终未改变自己的初衷。

1990年2月11日,南非当局在国内外舆论压力下,被迫宣布无条件释放曼德拉。头发花白却依然不屈的曼德拉以胜利者的身份从监狱走出,被认为是整个20世纪最激动人心的一刻。

mandela4

  “彩虹之国”的国父

出狱后的曼德拉被非国大全国执委任命为副主席、代行主席职务,1991年7月当选为主席。1994年4月,非国大在南非首次不分种族的大选中获胜。同年5月,曼德拉成为南非第一位黑人总统。

掌权后的曼德拉没有报复南非的白人,而是向他们伸出了友爱之手,在南非推行民族和解,借以抚平这个矛盾重重的国家的伤痕。通过不懈努力,曼德拉终于缔造了一个全新的彩虹之国,无论肤色,无论性别,均可以自由、平等的生活在这个新南非。

曼德拉的举动也获得了全世界的认可,他也与昔日的对手德克勒克在1993年一起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在世纪之交时,他还入选“影响了20世纪的政治和社会结构的二十人”。

1999年,声誉达到丁峰的曼德拉没有寻求连任,而是选择了急流勇退。退休后的他,也没有完全退出公众视野,而是继续推动非洲国家在反对艾滋病等方面的努力工作。2009年11月10日,第64届联大通过决议,将每年7月18日他的生日定为“曼德拉国际日”,以表彰他为和平与自由做出的贡献。

2010年后,曼德拉很少出现在公众场合。20多年的牢狱生活让他的肺部成为其“阿喀琉斯之踵”,因此数次入院接受治疗。2013年6月8日,他再次因为肺部感染紧急入院。在此后的半年中,疾病和衰老成了他生命中最后的两个对手。

曼德拉曾结过三次婚,育有两个儿子和四个女儿。

“今天只有残留的躯壳,迎接光辉岁月,风雨中抱紧自由,一生经过彷徨的挣扎,自信可改变未来,问谁又能做到。”这是香港Beyond乐队为曼德拉所作的歌曲。

喜读孙子兵法、反种族隔离斗士……南非第一位黑人总统曼德拉与世长辞,世人多忆及他的27年冤狱、对人权事业的贡献、世界性的声誉和人格魅力,却少有人知道他的中国情缘。

自由是看不见摸不着的,我的人民任何一个人身上戴着枷锁就等于所有人身上都戴着枷锁,而我的人民身上都戴着枷锁也就等于我的身上也戴着枷锁。

有许多黑暗的时刻,人道主义信仰一时经受了痛苦的考验,但是,我将不会也不可能会向悲观低头。向悲观低头就意味着失败和死亡。

我反复提醒大家,解放斗争并不是一种反对任何一个团体或种族的战斗,而是反对一种压迫制度的斗争。

我已经把我的一生奉献给了非洲人民的斗争,我为反对白人种族统治进行斗争,我也为反对黑人专制而斗争。我怀有一个建立民主和自由社会的美好理想,在这样的社会里,所有人都和睦相处,有着平等的机会。我希望为这一理想而活着,并去实现它。但如果需要的话,我也准备为它献出生命。

当我走出囚室迈向通往自由的监狱大门时,我已经清楚,自己若不能把痛苦与怨恨留在身后,那么其实我仍在狱中。

压迫者和被压迫者一样需要获得解放。夺走别人自由的人是仇恨的囚徒,他被偏见和短视的铁栅囚禁着。

我想用乐观的色彩来画下那个岛,这也是我想与全世界人民分享的。我想告诉大家,只要我们能接受生命中的挑战,连最奇异的梦想都可实现!

——曼德拉84岁时曾在南非举办了个人画展,作品主题是监狱生活。在27年的铁窗生活中,曼德拉用木炭和蜡笔绘画来打发时间,渐渐形成了独特画风:线条简单、色彩丰富。他最喜欢用画笔讲述自己的铁窗故事,但并不选用“黑暗、阴沉”的颜色,而是明亮轻快的色彩,以此来表现自己乐观积极的心态。

Top Down